當前位置:  首頁> 打假維權

建筑工地流動農民工工傷維權難

建筑領域用工一般要與務工人員簽訂勞動合同,但在西安一些建筑工地卻存在兩種情況:地上部分用工有合同;地下(基礎地下室)部分沒有合同。當從事地下工作的農民工發生事故后一般都面臨維權難,只能接受“私了”的困局。如果遇上蠻橫不講理的項目經理和包工頭,這些受傷農民工只得忍氣吞聲。

建筑工地流動農民工工傷維權難

    長期以來,西安勞務市場上存在著這樣一些農民工:他們很難得到一份正式的勞動合同,工資、勞動條件、工傷保險等都得不到保障。他們跟著包工頭轉戰各個工地,從事著建筑行業最辛苦的工種——打土基。從事這種地下工作的農民工面臨的最大危險就是容易受傷,而沒有勞動合同的他們,在受傷后的權益經常得不到保障。

    案例: 傷癱農民工討要賠償反被打

    今年五月份,來自陜南鎮巴縣的農民工鐘起來,在北郊一工地干活不到一天悲劇就發生了:他不慎從距離地面5米的腳手架上跌落,由于頭部先著地,造成腦部神經受損,癡呆偏癱,現只能通過輪椅活動。

    近日,記者見到了從鎮巴縣趕來的鐘起來妻子陳孝菊一行人。據陳孝菊講,夫妻倆是鎮巴縣農民,為供養倆孩子上學,一直在西安做散工。5月24日,鐘起來與經常在一起干活的老鄉們被宏星勞務公司安排到華升建筑集團西安分公司干活還不到一天,事故就發生了。

    陳孝菊告訴記者:“當時現場并沒有任何安全防護措施。事故發生后,項目部的人并沒有把我丈夫送往附近的長安醫院或鳳城醫院,而是送到南郊的博愛醫院。因為路上堵車,到醫院花了近兩小時,耽誤了最佳就醫時間。”

    當問及為什么現在才反映此事時,陳孝菊的哥哥說:“因為病人傷勢嚴重,需要在醫院慢慢療養。每次醫院催著交錢時,我們都得從鎮巴趕過來去找項目部要錢,到現在已經跑了幾十次了。最近一次去找勞務公司時,他們的人竟然追打我們,包工頭岳永勝當場還打了鐘起來一巴掌,并宣稱,以后再找他要錢繼續打人。”

現狀: 受傷農民工維權四處碰壁

    鐘起來住院治療期間,華升建筑集團西安分公司項目部現場負責人陳利根斷斷續續支付了20萬元醫藥費。現在到了出院轉入后期恢復治療階段時,鐘起來的家屬卻面臨索要賠償無門、維權四處碰壁的境遇。

    由于包工頭岳永勝和項目經理陳利根均不愿滿足鐘起來家屬提出的賠償要求,鐘妻陳孝菊通過監管部門和法律手段希望獲得幫助。但一個月下來,在勞動監察部門、仲裁委和法院那里,他們的維權之路越走越窄。

   “之前從未遇到過這種事,我們試圖走法律程序維權,可沒有勞動合同說不清啊,我們實在沒辦法了。”陳孝菊一臉茫然地說。

    11月15日,在未央區勞動監察大隊的會議室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西安建筑領域地下基礎性工程的用工確實存在不簽合同的情況。由于這部分工人流動性比較大,不簽合同是行業普遍現象。在鐘起來出事的工地上,監察大隊不定期地檢查過,6月底還處罰了不簽合同比較嚴重的宏星勞務公司。而像鐘起來這種情況必須先通過仲裁委員會確認勞動關系,然后才能進行工傷鑒定,為最后維護權益提供法律依據。

   “申請勞動仲裁必須具備以下條件:申請人須提供與用工單位發生勞動關系的證據或證人,如工服、工帽、工資條據和一起工作工友的證詞。”未央區勞動仲裁科楊科長的話讓鐘起來家屬的心徹底涼了下來。楊科長告訴記者,像鐘起來這樣的事例在仲裁委并不少見,如果不符合仲裁條件,只能通過法律手段解決。

    曾經和鐘起來一塊在華升建筑集團西安分公司項目部干活的工友陳某告訴記者,勞務公司為了少繳勞動保險和出現事故少賠錢,地下工程經常是干一天發一天工資。簽合同和發工服、工帽對像他們這類流動農民工來說簡直不可能。而且鐘起來出事后,包工頭把一起干過活的農民工全部都辭了,他們的證詞對鐘起來并不起什么作用。

流動農民工工傷維權路在何方?

    鐘起來事件并不是個例,在西安勞務用工市場上,幾乎每天都在發生或大或小的農民工受傷事故。由于當前進城農民工數量供大于求,相當多務工人員害怕失去工作機會,只是簡單地進行口頭約定而放棄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當他們的合法權益受到侵犯時卻拿不出證據,取證也相當困難。當從事地下工作的農民工發生事故后一般都面臨維權難、只能接受“ 私了”,如果遇上蠻橫不講理的項目經理和包工頭,這些受傷農民工只得忍氣吞聲。

   “農民工自身法律知識的欠缺,不懂得收集和保存必要的證據,導致維權屢屢陷入困境。”北京市大成律師事務所西安分所馮華明律師表示,“對很多農民工來說,沒有勞動合同,就沒有所謂的工作證、工資條、出入證等證據。當申請工傷認定,而用人單位不承認是其員工時,農民工必須先舉證證明勞動關系的存在。確認勞動關系就可能要經過仲裁等多個階段,耗費大量時間。”

    那么,如何破解流動農民工工傷維權難題?馮律師認為,根本原因還是用工單位或勞務公司為了少繳保險費不與農民工簽訂合同,這樣就造成工傷待遇難落實。因此,要從源頭——用人單位的規范合法用工抓起。監管單位要把監督用工單位與農民工簽訂合同的工作常態化,不能以罰代管,讓農民工的權益受到損害。

    業內人士表示,國家出臺的新工傷死亡賠償政策,給工傷農民工帶來了好消息。但要切實保障工傷農民工的權利,關鍵就在于使工傷保險真正的社會化。這樣,無論用人單位是否與農民工簽訂勞動合同,是否給農民工繳納工傷保險費,一旦農民工發生工傷事故,全部由社保部門先行支付相應的工傷保險待遇,然后再向用人單位追繳。

Copyright ? 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陜西省企業質量管理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陜ICP備10006030號
電話:029-86227259 傳真:029-86227259
新疆时时截止